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旅游 > 旅游动态 > 正文内容

贵溪即将消失的村落(一)——花桥村

来源:胡菊妹作者:发布时间:2020-05-26 10:05 浏览次数: 【字体:
编者按
 
 
每个村落都有自己的历史印记,记述着许多不被外人而知的故事,而在时代的浪潮中,总有些村落要消失。花桥水利枢纽工程是惠及鹰潭、贵溪百万市民的重点民生工程,涉及到文坊镇6个村、37个村小组、1669户移民安置,12000多亩土地征收,这也预示着6个古老村落即将消失。一旦这些村落消失,那些被世人传唱的故事,将无从考证。近日,记者走进有着许多历史人文故事的花桥村、吊桥村、坛石村,找到当地有名望的老人,试图在村庄淡入过去并即将成为历史之前,粗浅地记下些许或有纰漏的文字。而这也只仅仅是祖祖辈辈生活于此的村民,记忆长河中的一滴水。
花桥,诗意的名字,据当地老人说,花桥名字的由来有个美丽的传说。据有关史料记载,南宋时期就有人在此居住。最早,因童姓,琚姓人氏在此居住而叫童琚村。
 
传说有一年,河里涨大水,从上游漂来一块又大又长的厚木板,村民们便将木板截留下来。待大水退去,在河里打下木桩,用绳子把木板捆在木桩上,造出一座方便两岸人来往的桥。捆在当地的方言中叫“花”,慢慢的人们习惯叫花桥, “花桥村”便一直沿用至今。
老街依河而建,绵延数百米,可以想见花桥曾经的繁华,亦曾是当年许多孩子心中的“大城市”。在已过花甲之年李敬淦老人的引领下,记者走进了花桥最负盛名的古街。
青石铺就的小巷,两旁清一色的雕梁画栋,灰瓦木屋已略显衰败。 “这里是药材铺,这边是豆腐坊、那里是铁匠铺……”李敬淦老人如数家珍,述说着遗落的时光。 老街分为上街头、中街、下街头三部分,在古代是江西和福建物资交流中转站,一条重要的官道盐道。老街一路的繁华到哀落,是留给花桥人最多岁月印记的地方。
 
还没从老街的历史中走出来,李敬淦老人又带着我来到蒋家湾传说的老宅处。老一辈人说是福建蒋姓人氏在花桥贩卖盐,见花桥风水好,便在此安家。后辈子孙出了个兵部侍郞,于是蒋氏家族在当时声名显赫。果然如此,还未进宅院,便见门前一排一左一右共12个旗杆石护佑门前。宅院虽已残破,但不失古风古韵,几十间房屋连在一起,有两个正厅,中间有天井,天井和沟沿全部用青条石和鹅卵石铺就,经过了无数年代的洗礼,梁和柱子雕刻的龙凤依然活灵活现。蒋家湾内还住着一两户人家,院内晾晒的笋干,则让人体味着古老房檐下还有一丝烟火气的闲适与温情。
方家老井也是不得不说的地方,这口老井水清见底,冬暖夏凉。至今有两百多年的历史。老井不同于别的井,它有两口组成,分里井和外井,里井呈正方形为饮用水,外井呈长方形则为清洗衣物等用,里井高于外井,有利于井水的流动。村庄及周围村庄的人都爱喝这井里的水,这口水井孕育了一代代花桥人,生活在这里的人大都延年益寿。
花桥村留下最完整的历史见证便是卷桥了。有传说建于明朝,有说是1813年。卷桥全部用麻石建成,牢不可摧,全长约60米,高25米,宽4米,两个桥墩三个孔,桥墩呈倒三角形,具有很好的防洪泄洪作用。每个桥墩都雕有“鹰嘴”样的形状,流水穿孔而过。1992年7月山洪时,文坊镇境内的水泥桥几乎冲毁殆尽,而它却坚固不倒。后来为了安全,在桥上加了护栏。卷桥在今天依旧发挥着重要作用,屹立在花桥的门户上,守护着三乡四邻,是坛石到花桥到吊桥的必经之路。
花桥的历史文化丰富,还有隐匿于山间的龙山炮台、“文革”中损毁殆尽的万寿宫等等。从这些可以感受到花桥曾经在经济、交通、文化上是个非常发达的地方。记者只能感叹,文中粗浅的文字,只是花桥在浩瀚历史长河中的一个涟漪。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贵溪市人民政府网站'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