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旅游 > 旅游动态 > 正文内容

网红是这样炼成的 江西日报再次整版推介贵溪象山心学

来源:江西日报作者: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3日 浏览次数: 【字体:

1月7日,本中心贵溪报微信平台以《厉害了!贵溪象山心学成新晋网红》为题报道了贵溪象山心学成2017年度正面舆情热点。那么“网红”是怎样炼成的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网红的成长历程。

2017年10月13日,《江西日报》文化赣鄱以“贵溪象山书院:心学祖庭耀千秋”为题整版刊文介绍贵溪象山心学的诞生、内涵及影响。
11月18日,北京第十四届实学高峰国际论坛开幕式上,鹰潭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作为唯一地方代表作主旨演讲,专题推介贵溪心学。
12月2日,贵溪心学之源暨象山书院830周年高端论坛召开,以楼宇烈、成中英、王杰、朱汉民等国际国内学术泰斗为首的近百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同揭开了贵溪“中国心学发源地”的神秘面纱。
2018年1月5日,省委网信办认定,贵溪象山心学成2017年度正面舆情热点,象山心学成新晋“网红”!
同日,江西日报“文化赣鄱”专版再度以整版篇幅报道了发扬象山心学的重要意义。文章以《心智之光映华夏》为题,追述了象山心学的形成过程,讲述了象山心学的深刻内涵,更阐述了象山心学的重要现实意义。文章号召广大党员干部肩负起古为今用、推陈出新、推动精神文明建设的重大历史使命,借象山书院建院830周年之机,深入挖掘心学内涵、丰富心学平台,让这一传统国学、真正走进百姓生活,成为人民群众的文化大餐。
 
全文如下:
 
心智之光映华夏
青山隐隐水迢迢的盈盈赣鄱,一座座古意斑驳的书院如内蕴深厚的隐士或掩映于苍绿的古树之怀,或静立碧水清流之岸,或敛藏于风光独秀之峰。
书院因人而盛,因人而传,有名师而后有名书院。
放眼江右的文化版图,鹰潭贵溪的丹山碧水间,赫然醒目的“象山书院”摩崖石刻让无数的造访者为之震撼。
在这片茂林修竹的地方,陆九渊(号象山居士,人称象山先生)建象山精舍(象山书院前身),以千古明月为皓首穷经之灯,以锦绣山林为传教授业之基,为寻找中国儒学的真谛,在此披卷吟读、智慧碰撞,开启了“心学”这一哲学思想门径,为我们民族文明血脉中写下一页不朽史诗。
2017年12月2日,由中国书院学会与贵溪市委市政府共同举办的心学之源暨象山书院建院830周年高端论坛在鹰潭拉开序幕。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清华大学教授成中英等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心学的时代价值和发展之路,探寻优秀传统文化的现代传承之路。
“象山书院在中国文化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和影响,象山文化更是江西文化的骄傲。”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象山书院在历代读书人的眼睛里,就是神圣的宫殿,就是博大灵魂与思想的居所,一定要形成更加适应当代社会、能为当今社会所用的新心学。
穿过830年的岁月烟云,“陆九渊”三个字吞吐着绵长的文化伟力,牵动着代代学子的视线,也让“道教祖庭”的鹰潭贵溪多了一个“心学之源”的称谓,二者交相辉映,成为赣鄱大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昂扬奋发 自立自强
象山先生陆九渊(1139-1193),字子静,号存斋。南宋江南西道抚州金溪县人。
提起南宋,往往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长期以来,不少人把“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这首曾写在临安城一家旅店墙上的诗,当作是当时南宋王朝的真实写照。
“象山心学形成的重要原因就是陆九渊探求北宋怎么会衰弱,南宋怎么会偏安江南。”83岁的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在论坛上坦言。
面对这一现实,为匡正时弊、挽救危机,士大夫纷纷为朝廷出谋献策,提出自己的治国方案。朱熹提倡“存天理、灭人欲”,以此作为加强封建秩序的理论基础。
陆九渊高扬“心学”大旗,独树一帜,提出“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和“发明本心”等著名的哲学命题。他认为,实现救亡除弊的目的,须先扶正人心,强化人伦,张扬人格,象山心学义不容辞地担当起了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实乃中国哲学发展史上一大幸事。
“象山先生值得我们学习的一个方面就是作为社会精英——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和担当精神。”楼宇烈强调,陆九渊号召人们“收拾精神,自作主宰”。按照他的思想,人只要昂扬奋发,自立自强,都是可以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的。整个象山心学,无不体现对人的价值的讴歌,对人的尊严的肯定,对人的道德人格的张扬,和对人的巨大心能的激发。
象山心学可以说是以人的本心为基础,围绕“此心至灵”“人心蒙蔽”和“人心激发”等一系列有关人心的重大问题深入展开而又自成体系的哲学。
它的深刻之处,在于看到了人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过程中的主体地位,揭示了人的主体精神的深刻内涵和人的潜在心能的无限性。“万物皆备于我”“人皆可以为尧舜”“《六经》皆我注脚”等,都是这方面的著名论断。这种心灵创造精神的当代价值,就在于它可以用来激励人们去学习、去修炼、去斗争、去创造,以实现自我主体的价值,从而为社会作出贡献。
封建社会历代官方哲学有个共同的特点,压制甚至扼杀人的“主体意识”。先秦、唐宋的儒学虽也关心“人”,也有过“民本”思想,但“主体意识”在森严的等级制度下,最终消失在“礼”中;佛教使人的“主体意识”消沉在“空”中;道教使人的“主体意识”消溺在“无”中。
象山心学在那个历史条件下提出来,虽是爝火,却是那时期黑暗天空的一线曙光!因为,封建社会的历代统治者最怕人的主体意识的觉醒。
朱陆之辩 有容乃大
“讲陆九渊,绝逃不开朱熹,朱陆之辩是南宋影响重大的学术事件,它的最大意义是形成新一轮的争鸣现象。” 中国书院学会会长朱汉民在做演讲时说道。
陆九渊的讲学不照本宣科,不只讲经书里的字句和文意,而是着重引导学者领悟做人的道理。在他看来,做人的道理是“本”,知识技能是“末”,不能堂堂正正做人,拥有再高的学问也成不了君子。唯有明确了做人的道理,树立起坚定正确的思想观念,才能将学到的东西为天下人谋利益,而不会陷入个人功名利禄的泥沼。
朱熹讲学注重讲经解典,强调广求博览,考订古今礼仪,认为把那些古代圣贤制定的礼仪考证清楚了,行为就有了准则,人们就可以照着去做,不论是当官还是做人,为政还是处事,都能有章可循。
朱、陆两人讲学的主旨都是传扬儒学,但在讲学的内容和方法上却有很多差异。这就引起了同时代儒学大家吕祖谦的隐约不安。
淳熙二年(1175),吕祖谦倡导,各路学者在信州铅山鹅湖寺聚会,以期调和朱、陆二人在学术上的分歧。但当时的人们包括吕祖谦在内,并没有想到,这次聚会竟然成为中国学术史、哲学史上的一次重大事件,被后人称为“鹅湖之会”。
参与“鹅湖之会”的有江西、浙江、福建等地的学者,主角自然是陆九渊和朱熹,二人就治学和修养方法展开辩论。问及哲学本体论问题,朱熹主张“泛观博览而后归之约”;陆九渊则认为“先发明人之本心而后再使之博览”。朱熹主张“即物而穷理”,通过格物致知来穷理;陆九渊却认为“心即理”,只需求诸自己的内心即可明性见理。
从他们的主张看,朱熹的治学方法是经验的、归纳的、他律的,陆九渊的治学方法则是直觉的、内省的、自律的。双方辩论数日,争持不下,陆九渊认为朱熹的学说过于“支离”,朱熹则直称陆九渊的学识为“禅学”。
虽然朱、陆二人在“鹅湖之会”进行针锋相对的论战,而且谁也没能说服谁,却没有影响二人私下的交情,反而加强了相互之间的敬重。各自对于学术立场的坚持,愈发凸显了他们的学术品格和文化人格,在这一点上,他们无疑是英雄惜英雄。
可以说,是江西“有容乃大”的人文传统,为两位学术大师的出现与思想的碰撞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并世的两位学术大师,虽性情不同,各有创见,各自讲学,又相互驳难,相互切磋,使江西成为当时著名的学术中心,为江西培养了大批学子,培育了良好的学风。江西讲学之风的盛行及文化的昌盛,朱熹、陆九渊应该起了重大的推动作用。
以心为域 深博浩瀚
陆九渊提倡的心学学说,是与程朱理学相对的哲学学派,更是宋明理学重要的组成部分。江西既是心学的发源地,也是心学的重镇。陆学又被称为江西之学。
中央党校哲学部博士生导师王杰在论坛上动情地说道:“我们现在讲的心学,聚焦点更多在王阳明身上。其实,王阳明的心学是对陆九渊心学的总结和提升。可以说,没有陆九渊,就没有王阳明,陆王不能分开。”
王阳明服膺陆九渊“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的思想,以为此简易直截,有以接孟子之传。提出天下无心外之物、无心外之理的命题。认为孝、悌、恻隐之心,为人所固有,不假外求。反对朱熹“格物致知”当于事事物物求立的学说。作《朱子晚年定论》,认为朱熹晚年已改变其旧说,与心学一致。
王阳明说:“圣人之学,心学也……自是而后有陆象山氏,简易直截,真有以接孟氏之传。故吾尝断以陆氏之学,孟氏之学也。”王阳明充分肯定陆氏心学,并集其大成,形成“阳明心学”。后世将它与陆九渊心学,合称为“陆王心学”。
象山心学作为王阳明心学的理论前导,掀起了中国封建社会后期思想浪潮的最初波澜。明代中期,以挽救衰世为目标的王阳明心学和以反映新兴市民阶级愿望为指向的泰州学派相继兴起,它们前呼后应,形成了一股摆脱理学禁锢、追求人性自由的思想解放潮流。而这股潮流的源头正是在象山心学那里。
陆九渊是哲学家、思想家,同样还是教育家。他的心学思想博大精深,贯穿于他的教育方法与办学宗旨,吸引着众多优秀的学子泅渡其间。
他的“辨志立志”“改过迁善”“优游读书”“剥落减担”等教育方法与我们现在的把德育放在第一位,注重对学生的理想、信念和道德品质的培养是完全一致的。同时,他所坚持的尽量减轻学生负担,重视学生的能动作用,注重激发潜能,让学生在宽松环境中优游读书,与我们现在教育改革中的变应试教育为素质教育,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人文情怀的浩荡、历史底蕴的积淀,催进着教育事业的兴旺与发展。贵溪一中将陆九渊的学说、思想做了深入挖掘与整理,以“明心辨志”为教育理念,以“五自”文化为学校主题文化,以“致明致知、自得自成”为校训,力求以高品位的文化理念带动教育质量的提高。而“实践前辈行——传承象山先生的教育思想”的贵溪象山学校,融象山先生自主质疑学习精神,首创“自主合作+”教学模式,培养学生的主体性发展。该校还以校歌《相约象山》为载体,传唱象山先生的风采。
兼收并蓄 面向未来
象山心学是一种文化。这种文化是我们祖先在创造灿烂的中华文明的过程中,形成强大生命力的传统文化中的光辉一页。
清华大学教授成中英认为:“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重视象山心学这笔丰厚的文化遗产,认真加以整理、发掘和弘扬,对我们坚定文化自信,推动文化繁荣将起到积极作用。”
象山心学,着眼于“心”,立足于人,本质上是一种修身立人的理论。这个理论在当今的最大价值,在于能为我们的社会主义道德建设提供丰富的思想养分。它阐发的关于“宇宙内事,乃己分内事;己分内事,乃宇宙内事”所表现的以天下为己任的思想,它提倡的“尊德性”“人要有大志”“堂堂正正做个人”的主张,它强调的“发明本心”、做到“寡欲”的观点,它提出的以“执事敬”的态度对待生活……只要我们能结合当今时代的要求,加以弘扬,将有助于人的素质的提高。
当前,我们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心学的作用更加突出。心学,站在人生命主体的立场上,主张通过诚意正心、知行合一、致良知的存养功夫,以力求去除私欲,逐渐明了天理,即“尊德性”“明明德”,也就是达到古人所谓的至善。陆九渊强调“剥落”和“慎独”,需时时保持对自己内心的警戒,以达到“我心光明”的境界。据此,当代有的学者提出,共产党员应该好好研究“心学”,党性修炼就是共产党人的“心学”,共产党人要保持“初心”。
2016年1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既要注重规范惩戒、严明纪律底线,更要引导人向善向上,发挥理想信念和道德情操引领作用。在中国传统哲学中,“心学”强调心性主体的自觉挺立,即是建立本心之学,即是修身养性之学,即是人格健全、心身统一的“立根固本”之学。
人类的进步,说到底是人类文化、人类文明和人类智慧的进步。因此,我们不要把对象山心学的研究,看做是感情用事,认为在对与我们有着某些历史渊源的祖先发思古之幽情,或者是看成一种单纯的学术行为。而应该看到,这是一种对历史的尊重,对文化的尊重,是在承担古为今用、推陈出新、推动精神文明建设的重大历史使命。
借象山书院建院830周年之机,我们应当深入挖掘心学内涵、丰富心学平台,让这一传统国学成为广大党员干部熟悉的平民文化,真正走进百姓生活,成为人民群众的文化大餐。
 
编辑:李溯 主编:揭安华 总编辑:彭建兵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