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旅游 > 特色文化 > 正文内容

象山书院千年兴衰故事

来源:作者: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1日 浏览次数: 【字体:

贵溪,地处信江中游。“东连江浙、南控瓯闽”,自古便是“信之大邑”。1240多年的建制历史锤炼出源远流长的魅力新城。贵溪有山,峻拔秀气的武夷山南麓在这里逶迤穿行,承载着朴质厚重、隽永果敢的贵溪人文;贵溪有水,有清丽脱俗鄱湖名闺之称的信江水由此悠悠流淌,融汇着生机勃发、奋勇向前的贵溪之魂。三卢同登进士及第,陆九渊象山书院著书立说、首辅夏言刚正不阿终成一代名臣,这一切无不向世人展示着贵溪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站在历史的长河中阅读贵溪的文化,它们不再是一个个孤零零的实例,而是一部生动的历史故事,一幅完整的美丽画卷。今日起,本平台特别推出“走近贵溪”系列报道,以通俗的文字、精美的图片,勾勒贵溪文化脉络。

象山书院千年兴衰故事

开 篇

位于城南三峰山的象山书院遗址,一面峭壁屹立,明武宗皇帝亲书的“象山书院”四字刻于壁上,虽历经五百年风霜,依旧深峻,每一划都深深镌刻着陆九渊提出的“自立自重”“明心见性”等哲学理念。今天,我们一起来回味象山书院的千年兴衰故事——

肇始:应天山中结庐讲学

大家一定听过“层峦叠嶂”这个成语,可是却未必知道,它就诞生于贵溪的应天山。

 
故事还得从南宋淳熙十四年(1187年)说起。书生彭世昌来贵溪寻访老朋友张氏,得知上清镇东南的应天山风景秀丽,便前往游览,见这里果然“陵高而谷邃,林茂而泉清”,他便和朋友们商议,准备请老师陆九渊上山讲学,大家还一起出资,在山坡上搭建了几间简易的茅屋。南宋时中国书院兴盛,岳麓山书院已经重建,白鹿洞书院也由朱熹修复,声名遐迩。
 
此时,陆九渊因论奏政事,被贬归家乡金溪,闲居无聊的他产生了强烈的办学念头。在彭世昌的恳请下,陆九渊来到应天山,欣然答应了学生们的请求。他见应天山形“宛然巨象”,便改应天山为象山,自号象山翁,居所称象山草堂,讲学处为象山精舍。

(陆九渊)

象山精舍的条件虽然简陋,但陆九渊的治学宗旨却丝毫不“将就”,他提出了“明理、志道、做人”的“校训”, 采用了与众不同的教学方法,讲学严肃认真、从容不迫,语言“音读清响”富有启发,学子“无不感动兴起”。

学校的条件虽然简陋,但陆九渊与学生们却安之若素。他在给朋友的一封书信中描写了当时应天山的景致:“方丈檐间,层峦叠嶂,奔腾飞动,近者数十里,远者数百里,争奇竞秀……”这也就是成语层峦叠嶂的由来。

一年又一年,象山精舍的名声越来越大,对知识的渴望,促使着越来越多的学子,克服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等困难,来到应天山求学。根据史料记载,象山精舍在应天山办学的五年间,前来求学者达数千人之多。当时已负盛名的理学家朱熹写信给陆九渊说:“闻象山垦辟架凿之功益有绪,来学者亦甚,恨不得一至其间观奇揽胜”。

初成:三峰山下书院落成

1191年,陆九渊接到朝廷诏书,赴湖北荆门任职,并于不久后去世。象山精舍也日渐衰落。然而,陆九渊的“心学”却并未被人们遗忘。8年后,陆九渊弟子杨简的得意门生——江东提刑袁甫,巡视贵溪之后,以应天山交通不便等缘由,上书朝廷,将象山精舍迁建于贵溪县城河对岸的三峰山下,终于实现了陆九渊将精舍扩建为书院的遗愿。

此地,一江碧水横流于前,三座奇峰高耸予后。那陡峭如劈的中峰脚下,天然一穴,宽敝明亮,清亮干爽,可容百人,山上古木参天,修竹茂密,只有在睛午时分,才有阳光穿过浓叶的隙缝,投下满地斑斓的图影。岩洞左上方,从两山夹峙间飞出一道白练,这瀑布自古得名曰“喷珠”,岩洞右上方也有一水,飘然飞溅,如珠帘悬挂,似飞花碎玉,此乃为“飞雪”。四时游人至此,或采异草,或赏山花,或观红叶,或迎瑞雪,没有不抚掌称绝者,这里的确是办学的理想场所。
 
 
1231年冬天,象山书院落成。袁甫礼聘慈湖门人钱时为书院山长,一时“远近学者,闻风云集”。那时,院内有祭祠文安(陆九渊)、梭山(陆九韶)、复斋(陆九龄)三先生的祠庙一幢,学生居住的书斋百间,并分别命名为“志道”、“明德”、“居仁”、“由义”等,讲堂则名为“储云”、“佩玉”。这些都是沿袭当年陆九渊在象山精舍亲自为门徒所结茅舍的题名。此后,书院日益兴旺。“学生序列,深衣大带,济济翼翼”,可谓盛况空前了。直到元末明初,书院不幸毁于战事,几近销声匿迹,只留下“遗基废址”,“交跻狐兔”的荒凉景象。
 
兴衰:武宗皇帝亲题匾额
 
时光荏苒,到了明代中叶,随着社会经济的繁荣,在封建王朝的重视、地方官吏的支持、学者义士的努力下,象山书院又进入了它的复兴时期。

 

景泰三年即1452年夏天,御使韩雍巡抚江西,陆九渊九世孙陆崇上书要求恢复祖先业绩。御使便命知府姚堂和知县李宣重建书院。此项工程由知县李宣、县丞王荣具体筹划;经费由姚堂“捐奉为倡”,贵溪“庠生及民之好义者”争相赞助。1453年,书院重建告成。
 
正德、嘉靖年间,象山书院进入了繁荣时期。明代著名文学家李梦阳在担任江西提学副使的期间,对象山书院进行了大规模的修整。1510年,明武宗皇帝亲自题写并下诏刻制刚劲隽永的“象山书院”四字,至今尚存于三峰山西峰峭壁之上,其高度为十四米,每字一米见方。翌年,李梦阳增建门堂坊匾,知县谢宝兴建“仰止亭”。
 
 
当时还是举人的夏言,写诗描绘了当时书院的盛况:“郡中书院喜新成,华匾恭题御制名。万古尧天昭圣治,千秋周典在皇明。讲堂高楼云霄出,赐敕穹碑赑屃横。手植门前双柏树,遥知岁晚色色青。”此后,曾一度官至首辅大臣的夏言,还在书院开凿石井,解决了师生欲饮净水的难题,复又于书院附近建造“象麓草堂”和“三峰亭”,作为读书和疗养的场所。此时,象山书院不仅建筑高楼耸立,而且制度完备,确实繁荣了一段时期还成了游览的胜地、吟咏的题材,文人墨客借此缅怀前贤,抒发情怀,蔚成风气,留下了不少诗文。
然而,世事无常。1579年,宰相张居正以常州知府施观民借办书院搜刮民财等由,一度废毁全国书院。象书院奉例废除,财产充公,变价出卖。
 
回响:象山文化历久弥新
 
一百多年后的清乾隆十年,即1745年。贵溪知县彭之锦在贵溪城西万安山之万安寺废址上拓基建房,恢复了象山书院。一时间,前来求学者络绎不绝。1810年,贵溪士绅提议,邑人捐资,将梅花墩义学旧址建新舍,象山书院又搬到这里。咸丰年间,因兵灾,书院房屋遭破坏。同治二年(1863年),知县周葭浦重建书院。他购下城东旧当铺,在原址上建起了文昌宫、讲堂等建筑物。事成之后,书院“气象一新”,然后不久后又因战火而荡然无存。
 
 
象山书院虽几经风霜,几次迁徙,几度毁于战火,但它的办学宗旨、治学精神,却始终闪耀着光辉。从南宋到清末的数百年间,象山书院为贵溪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栋梁之材,也引领着这片土地的崇学向善之风。在宋、明时期,贵溪学子中进士者两百余人,还曾出过三个解元。南宋时贵溪籍郑天佑祖孙三代11人中进士。明嘉庆年间有被誉为“精忠贯日月,芳誉溢乡间”的宰相夏言。有刚正廉洁,“一介不取,一介不予”的应天礼经考官江以朝。徐九思、徐贵明父子更是明嘉靖年间有名的为民兴利除弊的水利专家。
 
陆象山的哲学思想由于历史的局限,固然有许多唯心主义成分。但是,他的“六经皆注我,我何注六经”的无畏精神;他反对的“自暴、自弃”,强调“自立、自重,不随人脚跟,学人言语”的开创精神;他的“往哲之言,因时乘理”的深刻见解,不无可取之处。陆象山以他的博学卓识吸引学生,从而使象山书院成为当时全国著名书院之一。清代学者全祖望评价说:“岳麓、白鹿、丽泽、陆氏之象山,并起齐名,四家之徒遍天下”。
 
 
昔日的三峰山象山书院旧址,今日是贵溪一中的校园。人们为了纪念陆九渊先贤,1988年在贵溪一中校园中心处,建起一尊高五米的“文安公像”塑像。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